18亿剩378万可支配 辅仁药业董秘一问三不知被再问询

18亿剩378万可支配 辅仁药业董秘一问三不知被再问询
2019年07月24日 23:15 新浪财经-自媒体综合

  18亿资金只剩378万可支配,辅仁药业董秘一问三不知火速被二次问询

  来源: 董秘学苑

  因没钱分红暴露出资金问题的辅仁药业当属A股第一家,该公司7月25日正式复牌。虽然上交所问询函的问题都问到了点上,但是辅仁药业的回复基本上是一问三不知,5天时间只告诉了投资者账面上可以支配的资金只有378万,至于实控人到底有没有占用上市公司资金,还是要留给投资者自己去猜。7月24日晚间,上交所再次向公司发去问询函,要一问到底。

  辅仁药业是A股出了名的铁公鸡,此前曾被媒体报道20年不分红,而在去年2月,上交所点名向公司发去了监管工作函,督促公司分红。

  在监管层督促下,公司2017年第一次进行了分红,没想到,2018年准备第二次分红时就雷了。

  公司因为没钱支付2018年度现金分红款紧急停牌,上交所也第一时间向公司发去问询函,问询函所问较为全面。

  虽然监管层问的很清楚,但是上市公司回答得却很模糊,投资者可用信息仍旧不多,未来投资决策完全要继续去猜测。

  我们来看一看辅仁药业如何回复上交所第一次问询函的。

  上交所:“请公司核实并说明办理本次权益分派相关资金安排的具体过程,以及未能按期划转现金分红款项的具体原因,并向投资者充分揭示有关风险。 ”

  辅仁药业:“2019年7月上旬,公司经办人员向董事会提示相关红利发放事宜,并征询资金准备情况。2019年7月12日,经办人员再次与董事长沟通了相关日期以及所需现金分红总额约6272万元,得到董事长确认和同意后,经办人员确定相关日期。在资金准备方面,公司原计划以从公司子公司取得的分红来支付,由董事长统筹公司及各子公司财务人员和资金安排。基于公司目前资金压力较大,为保证日常经营之需,资金安排未能及时到位,导致未能按期发放现金红利”。

  截至目前,因资金尚未筹措到位,且公司资金压力较大,公司日常生产经营 可能受此影响。提请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。

  关于这个回复,公司并没有说清楚,准备用于分红的资金来源子公司现金分红,子公司现金分红哪去了?

  上交所要求公司确定未来的计划安排,公司则直接表示,“没有时间表”!

  根据辅仁药业2019年一季报,公司账面上货币资金余额18.16亿元,钱去哪了呢?上交所要求公司分别列示公司的货币资金状态。

  辅仁药业的回复“根据公司财务提供资料显示,截止2019年7月19日,公司及子公司拥有现金总额1.27亿元,其中受限金额约1.23亿元,未受限金额378万元。”至于,18亿元资金为何就只剩下1.27亿元,资金去哪了,公司则表示要进一步核查。

  在这条回复上,上交所要求公司分别列示,公司没有做到,资金受限原因,公司没有解释。

  最后一个问题是重点问题,控股股东、实控人是否存在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况。

  辅仁药业的回复是,要继续核实。而回复中提到的违规担保行为是2019年5月就已经发现,并非此次核查出来的。

  综合以上的回复内容,可以看出,辅仁药业对于上交所问询函问的问题基本上一问三不知,只说继续核查。

  其实这件事情的关键问题就是控股股东有没有占用上市公司资金。如果没有,上市公司资金只是因为正常经营流转导致了资金的短缺,辅仁药业并不会有大问题;但是如果是控股股东占用了资金,导致资金短缺,则问题很大。

  辅仁药业实控人朱文臣就是上市公司董事长,自己是否占用了上市公司资金,朱文臣应该很清楚,如果没有占用,辅仁药业大可发布公告澄清,如此也可以避免投资者的恐慌。

  辅仁药业控股股东持股已经全部处于被冻结状态。

  因为辅仁药业对于上交所第一次问询的回复没有多少实质性内容,7月24日晚间,交易所又跟进发来了第二份问询函。

  问询的核心还是,一季度末存在18亿元资金是否真实,流向了哪里?控股股东是否通过资金拆借等方式占用了上市公司资金?资金受限的原因……

  除此之外,上交所再次问到了公司的核心子公司开药集团的经营情况。虽然此前市场多次对开药集团提出质疑,包括质疑其财务数据造假等,但是因为公司并没有出事情,所以质疑只停留在质疑上,并没有坐实,此次因为辅仁药业资金出现问题,而开药集团又是公司的核心资产。

  上交所:“开药集团2017年、2018 年连续两年压线完成承诺业绩的真实性,是否存在利润调节的情形,完成收购后,公司2018年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余额29.32亿元,预付款项余额4.24亿元,应付账款及应付票据余额 5.64亿元,补充说明这些科目的具体情况。”

  上交所问询函同时表示,如果发现违规行为,将启动纪律处分程序予以严肃处理。

  对于辅仁药业来说,公司没钱了是个事实,公司就算不在问询函的回复中说出来,投资者也知道,投资者最关心的其实是公司是否存在违规行为,控股股东是否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,上市公司违规为其提供担保。

  因为这些很有可能导致上市公司违规,从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,从而引发一系列风险的发生。

  所以对于辅仁药业董秘来说,最充分的风险提示应该是确定是否存在非经营性资金占用,如果存在,可以先在公告中做风险提示,至于具体占用了多少,需要时间核查,可以在公告中说明,这样也起到了风险提示的作用。

  辅仁药业董事会秘书张海杰,男,1977年出生,本科学历,法学专业。曾任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信息中心主任。2007年上任公司董秘,现任辅仁药业董事会秘书、副总经理,2018年薪酬40万元。

  如果此次事件最终演变为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违规,董秘很有可能会跟着一起被罚。张海杰在辅仁药业董秘任上十几年,还算是做得不错,只被上交所给予过一次通报批评处分。

  从处分决定书可以看到,是因为公司出售资产产生收益达到股东大会审议标准,公司没有履行股东大会审议程序,也没有履行信息披露义务。

  这个违规并不算严重,对于董秘张海杰来说,最重要的还是这一次事件,实控人到底有没有占用上市公司资金,到底有没有更多的违规担保行为发生?

免责声明: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。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新浪立场。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,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。投资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。

责任编辑:陈志杰

热门推荐

收起
新浪财经公众号
新浪财经公众号

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,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(sinafinance)

7X24小时

  • 07-30 青鸟消防 002960 --
  • 07-29 晶晨股份 688099 --
  • 07-29 柏楚电子 688188 --
  • 07-25 柯力传感 603662 19.83
  • 07-24 神马电力 603530 5.94
  • 股市直播

    • 图文直播间
    • 视频直播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