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德林:茅台怎么啦?

2019年07月23日15:44    作者:李德林  

  文/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李德林

  今天,是科创板正式开市的日子。但是,在科创板狂欢的日子里,茅台却显得很落寞。

  到底是什么原因,让茅台的投资者们这么焦虑呢?大概是因为在中金公司的最新研报中,由于供给趋紧等各方面的原因,茅台的股票目标价被下调4%至1200元。

  那么,股价在1000元关口徘徊的茅台,未来还有多大的空间呢?吹鼓手们不自信的背后,手握巨额资金的基金们,又做出了怎样的选择?

  其实,7月15日的茅台集团上半年生产经营情况汇报会时,茅台集团的董事长李保芳再次提起了千亿目标。他表示最希望看到3组数据:市值过10000亿,股价超1000元,收入上去1000亿。

  然而,两天后,茅台却交出了一份差强人意的2019年上半年答卷。在报告期内,茅台的营收只有394.88亿,同比增长18.24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99.51亿,同比增长26.56%。

图片来源:上市公司公告图片来源:上市公司公告

  虽然看起来营收和净利润都在增长,但是2019年的增速与2018年同期分别为38.06%、40.12%的增速相比,其实已经出现了双降的局面。

图片来源:上市公司公告图片来源:上市公司公告

  另外,2017年、2018年二季度的数据跟一季度相比,一直没有出现过净利增速下滑的问题,但是,2019年二季度,茅台业绩的环比回落已经令市场忧心忡忡。尽管在今年的第二季度,有395只基金新进了茅台,但是,茅台的筹码已然出现了松动,股东人数由一季度的8.1万人爬升到8.8万人。

  更值得注意的是,以易方达为首的明星基金出现了减持,说明主力对茅台未来的股价走势出现了分歧。另外,香港的北上资金一直是茅台的忠实拥趸,可就在李保芳年中交答卷的时候,北上资金的持股却由一季度的1.21亿股,减持到了1.06亿股,这是否说明,北上资金对茅台的未来同样焦虑呢?事实上,在李保芳再提千亿目标的当天,北上资金以3.23亿的净流出成交额,给茅台敲响了警钟。

  其实,中金公司一直是茅台的吹鼓手。在2018年发出的9份研报中,中金公司每次都给茅台的股价给出了超过900元的估值。但是,在2019年1月22日,中金第一次将茅台的目标价下调到了860元。随着时间到了5月,中金公司再次将茅台的目标价调高到1250元,两个月之后,中金再次下调到1200元,理由则是茅台三季度的营收增速会进一步下滑15%左右。

  那么,如果中金的担忧变成现实,那么李保芳的1000亿目标还能实现吗?尺度APP上也有投资者忧心忡忡地问:茅台怎么啦?

  李保芳的渠道改革可以说是大刀阔斧,6个月的时间就砍掉了593家经销商,而2018年前6个月内经销商突破3300家,现在茅台的经销商只有2415家。

  之前,也就是在袁仁国出任茅台董事长后,超越并远远地将五粮液甩到了茅台的身后。

  但是,现任的董事长李保芳,却在全力以赴的去袁仁国化。袁仁国已经成为了茅台的蛀虫,所作所为都是在抹黑茅台的形象,至于袁仁国时代的领导班子,更是树倒猢狲散,绝大部分已经落马或者调离。

  吹鼓手们下调对茅台目标价的估值背后,尽管有1122只基金选择继续持有茅台,可是,在机构的持仓里,有1243只基金已经选择了平安以及其他标的。从这个现状可以看出的是,在8318只基金中,茅台已经不是绝大多数基金的首选。因此,如果一家上市公司以公司政治挂帅,下坡路也许就开始了。

  而面对茅台的问题,老百姓或许会说,坟地头睡酒鬼,真是醉生梦死!

  (本文作者介绍:著名财经作家、《德林爆语》主持人。三分钟财经脱口秀,每天一个资本真相,微信公众号:delinshe)

责任编辑:张文

  德林社,最麻辣的财经脱口秀,官方微信公众号:delinshe

德林社
文章关键词: 茅台 茅台股价
分享到:
保存  |  打印  |  关闭
网络文学盗版一年损失近60亿 侵权模式“花样百出” 香港诊所被曝给内地客人打水货疫苗 给香港人用正品 铁路部门下发买短补长临时办法:执意越站加收50%票款 优速快递董事长夫妻双双身亡 生前疑似曾发生争执 澳大利亚房价暴跌:比金融危机时还惨 炒房团遭赶走 五一旅游前10大客源城市:上海北京成都广州重庆靠前 五一假期国内旅游接待1.95亿人次 旅游收入1176.7亿 华为正与高通谈判专利和解 或将每年付5亿美元专利费 游客在同程艺龙订酒店因客满无法入住 平台:承担全责 花650万美元进斯坦福当事人母亲发声:被录取后捐的款
山西次置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